反對同理心

Posted on 4 August, 2018 -- Ka Fai Mann, Stephen

最近值得推薦的書不多,特別是有關心理學的自助書籍,都是千篇一律的題目。可幸去年出現一本極度有趣的話題之作,而作者更是知名的耶魯大學心理學教授Paul Bloom。

 

單單看到書名:Against Empathy: The Case of Rational Compassion,你大概已知道它對學界的震撼有多大了。書名的中文大意是「反對同理心:理性同情的例子」。同理心一向是輔導及助人行業工作者的座右銘,也是被公認為服務他人最重要的條件。今天就連幼兒教育的範疇都加入同理心的培養,目的是希望小朋友成長後能更有效地與他人相處。有更多的專家學者,將同理心視為所有人必須擁有的心理特質,並將很多犯罪行為視作缺乏同理心的結果。

 

但Bloom則大膽挑戰這種假設,更提出同理心是造成社會一些不公義的原因。書中有很多有趣的思考辨證,例如:同理心和感同身受只是一種感覺,它本身並不等同於同情、仁慈或善良;同情心不同之處,在於它雖然不會感覺到別人的痛苦,但它包含了愛心與關懷別人的需要。另外,Bloom指出同理心不一定引發善心,因為善心不是必然存在的,因此同理心只會使擁有善心的人更善良,卻會使沒有良知的施虐者成為更快樂的施虐者。

 

這些看似怪怪的觀點其實帶出很多的智慧。原來很多由同理心引發的行為,往往不是解決問題的最佳方法。就如當看見小孩子因病而要服藥時,總不能因為感覺到他們嘴裏的苦澀而同意他們不用吃藥,反而理性地同情別人可能會為我們作出更合適的決定。可惜這個年代欠缺的正正就是理性及同情心。太多人會因為感受到別人的痛苦而去作出非理性的行為,結果不僅徒勞無功,更傷害了很多無辜的人。因此在不斷強調要有同理心的今天,也許我們更應該培養我們的理性及善心,才可能成就一個更公義的社會。

It is not a must that sympathy is purely a good thing